9月10号杂笔

最近这段时间,在忙工作,在忙学习,在忙学编程。

利用现有的资源在学习一些新的语言,相当于回炉再造,这次学的不是Java。

薛之谦结婚的时候,我是单身狗。

薛之谦离婚的时候,我是单身狗。

前几天他复婚了,我还是单身狗。

单身狗的单身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。

猛地发现圈子里有很多人都创业了,认识的和不认识的,熟悉的和不熟悉的,很多。跟某人在聊,他说: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,16年开始成立的信息安全公司特别多。

我一直都在怀疑信安圈的创业是不是一个泡沫,是不是被一群大佬们唬骗引发的假热潮。

如今的社会降低了创业的门槛,却提高了成功的难度。太难受。

至于信安技术的继续深入学习,我觉得是大家都应该去做的,只是你没接触过,高山仰止。

在知乎上找到了很久之前点赞的关于国父孙大炮的回答。

才记起来宋先生是在国父49岁的时候才带回家的,宋先生当时是22岁。

在此之前,国父是阅人无数,被调侃为“中华童萌会”。

宋先生是在一岁多的时候就被国父许下了守护一生的愿望。

国父49岁是1915年,袁世凯称帝。

求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