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活在16年的功利中

本来我是打算将这篇文章写在生日那天,用来纪念我所度过的16年的。但是因为一些事情的搁置,所以拖到现在。

最近在脑子里想行文结构,想来应该比几天前草草写下要好的多。

我其实一直在思考,我已经17了,可我到底做了些什么?这16年来我真的活得好吗。

在常人的眼中,我大概是活得好的。一大票头衔盖在头上:00后CEO,安全团队创始人,某框架作者···,还有诸如:真羡慕你的家长支持你,真羡慕你年纪轻轻就xxxx。等等。

不可否认,我确实活成了同龄人的异类,但我绝非活成了同龄人的翘楚。可能是顶着这些所谓的头衔,让我有幸结识了许多同龄的,都很厉害的人。他们的能力都远在我之上,相比之下,我自相惭愧。

16年来,我活在虚荣中,我想要成为那种令人仰望的存在,我自以为我做到了。但实际上我依然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。小时长辈给予的厚望我可能无法实现,而或许是他们的这种厚望,使我日渐虚荣,从而走上与常人不同的道路。

我的那些长辈时常说:你该超过谁,你该怎么做···

早在小时,一段时间刷微博,看到邓超发了一条微博,大概的意思是:人生这么短,其实也就100年。

我猛地感到莫名的恐慌,仔细想我已经度过了十多年,但是在十多年里我竟毫无建树等等诸如此类想法。

前几天我又一次想起100年很短,又在思考,我们是不是一直都活在来日方长的假想中,比方说:这件事可以搁着做,反正来日方长。我又一次陷入了恐慌。

跟我相熟的人大概都清楚,我一直在谈机会,现在要把握现在的机会。我一直生怕在年纪轻轻的年龄里抓不住机会,因为我很怕老。

我很怕时光消逝。我很怕在迟暮之年里握住机会却再难大施拳脚,我真的很怕。

我不甘做平庸大众之流,我想当人中龙凤。

但我又细想,我是不是太贪婪了。

我提前透支了十年后的我,所需要做的事情,也就提前透支了十年后的那个我的青春。

我如今所做的诸如创业的事情,本不应该在我如今16岁刚过,刚入17的年龄做的。而是应该在5-10年之后再做。

可我因为我的虚荣,我提前了。

仔细思考,我终于发现我过于功利化地活了16年。

你们可能会发现,我从此不再局限于安全。我尝试过很多事情,我也开始淡于与安全圈许多交际,除开必要的,需要我去交际的人和企业之外。我的微信好友始终没有新的安全圈人士添加。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安全圈。太多浮躁的人和太多利用这些浮躁的人,他们掌握了这个安全圈的运营。不可否认,他们是成功的,可换而言之,他们也是失败的。他们培养和助长了这个圈子本应该出现的风气,也限制了这个圈子的新人的认知。我不喜欢。

我既没有这个能力打破这个局面,也不想去尝试打破这个局面。一个圈子的规则始终是由多数人指导。而我不是那多数人之一。

而我也终究认清了自己。承认自己的无力,承认自己的眼界狭隘。

我也终究不再想那么功利地活着。

一直以来,都是他们的意志主导着我意志的定向,我活成了许多人眼中的特例,活成了许多人想活成的样子。可他们并不知道,他们想活成的样子,其实有多么狼狈。

他们羡慕我,尊敬我。可当他们了解我,他们绝对不会想成为我。

因为我是个异类,但绝非翘楚。

其实仔细去想,我们所能看到的地方,总是由媒体在输送,这也是墙外的人和墙内的人有不同的观念的原因。我记得我很小时,从媒体再到家中长辈,一直输送的观念是:富二代是被毁了的一代,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星二代、官二代。你们仔细思考,是不是这样。

可到如今,群众终于认清了事实,总是有那些优秀的人,无论从家境,能力等等都会比你强上百倍。有的人一生都在追逐罗马,可有的人就生在了罗马。我们应当认清事实,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。上天不会在赋予一个人财富的同时剥夺他比常人强的能力。

这是资源。

我在被赋予财富会剥夺能力的思想熏陶了太久,所幸我终究能摆脱。可我骨子里还是认为我的拼搏能够赶上,所以我贪慕虚荣。我其实一直都没有拼搏,一直都是虚荣心作祟。

也没能以拼搏追上那些有优势的人。

我不是在否定拼搏能与人平起平坐的思想,它是对的。我只是认为我一直都没有拼搏过。至少,没有在这个年龄,正确地拼搏过。

我只不过是将某些事情提前做,并且洋洋自得地认为这是我高于同龄人的资本罢了。

16年了,我终于想放弃这功利化的生活,我终于想踏实地去寻找自己所向往的生活,和我人生的意义。

我也大概明白了,我到底应该去做些什么。

写于光棍节前,祝自己又一年光棍节快乐。

求打赏